當前位置 首頁 >> 理論研究 >> 領導專家理論文章 >> 正文
陳振樓:雪災給我們的警示
2010年1月20日
    

陳振樓

  進入11月以來,一場突如其來、百年難遇的暴雪從北到南襲擊了我國大部分地區,河北、山西、河南、山東、陜西、寧夏、湖北、安徽等地的降雪量和積雪厚度均超過了有氣象記錄以來的歷史最高記錄,導致災區交通嚴重阻塞甚至癱瘓,大批旅客在高速公路路面和機場長時間滯留,部分民房、倉庫和校舍坍塌,農業大面積受損,蔬菜價格大幅上漲,“氣荒”、“電荒”波及全國。據初步統計,這場雪災已造成直接經濟損失70多億元,因災死亡32人,受災人口上千萬。面對雪災,從中央到地方各級政府紛紛采取了一系列的應急措施和對策,溫家寶總理親臨災區一線石家莊察看災情并現場指揮,強調要“保民生、保生產、保運輸”。隨著近幾天氣候的回暖,這場百年難遇的雪災危機總算在全國上下的齊心協力下,得到了初步的化解。但回顧這場雪災的初置過程,我們不難發現,“沒想到”、“準備不足”、“驚惶失措”、“反應滯后”、“疲于應付”、“指揮和調度失靈”等字眼充斥了各類媒體的報道中,呈現出與2008年初我國南方百年一遇的冰凍雨雪災害極為相似的一幕。俗話說“前事不忘、后事之師”,連續兩年先后發生的南方和北方兩場百年難遇雪災,給了我們哪些重要的警示呢?
  警示之一:對全球氣候變暖背景下突發性的極端氣候災害我們要有清醒的認識和充分的思想準備。工業革命以來,隨著煤炭、石油等化石燃料的大量使用,二氧化碳、甲烷等溫室氣體的排放量和在大氣中的濃度急劇增加,導致全球氣溫近百年來不斷上升,南北極冰蓋融化加速,不僅提高了海平面,而且逐步改變了環球氣流和洋流格局,使突發性的極端氣候災害發生頻率和強度比以往大大增多和增強。美國災難大片《后天》中的情景不僅僅是藝術家的科學幻想,完全有可能成為我們今后遭遇的現實場景。上世紀九十年代以來,隨著全球變化研究熱潮的興起和媒體的極力渲染,世界各國政府和公眾對全球氣候變暖已經形成了一致的公認,并隨著所謂“暖冬”的不斷出現進一步深化和固化了這種感性認識。但在關注氣候變暖的同時,我們卻忽視了“全球氣候變暖會導致區域性的極端低溫、高溫、干旱、暴雨、暴雪、洪澇等氣候災害頻發”這樣一個科學論斷,從而使我們在去年和今年的南北方兩大雪災面前措手不及。
  警示之二:應對突發性的自然災害應急預案不能僅僅停留在紙面上,要在平時加強演練和不斷細化完善。這幾年,針對我國地震、臺風、風暴潮、洪澇、干旱等自然災害頻發的特點,從中央到地方各級政府紛紛制定了各類應急預案,并專門成立了應急機構,特別是近兩年,每逢發生重大的自然災害,政府就會及時啟動應急預案,并根據災情及時發布和提高預案的響應等級,對開展減災工作起了很好的指導作用。但從應急預案的具體實施效果來看并不理想,很多預案“拍腦袋”的成份多,與實際情況差距較大,缺乏可操作性。一些地方將應急預案束之高閣,平時從不演練,臨到有事了,就采取“兵來將擋、水來土淹”、全民動員式的臨時“抓差”,看似忙忙碌碌、全力以赴,實際雜亂無章、顧此失彼,“無用功”居多,既擾民又無成效。如果平時對應急預案加強演練,及時發現預案中的漏洞并予以完善,真的有事了就可以從容應對。
  警示之三:對涉及國計民生的重要行業打破“行業壟斷”、實行市場化改革已勢在必行。這次雪災導致的“氣荒”無疑給我們的“行業壟斷”敲響了警鐘。一些壟斷性的國企長期以來占據政策上的優勢,缺乏改革動力,經營成本居高不下,動不動以“漲價”來轉移自身的高額成本,攫取高額利潤,讓全社會為他們“買單”。實行市場化改革,將民營資本引入涉及國計民生的重要行業,形成競爭態勢,將為我國的自然災害應急工作提供強大的市場化運作保障基礎。
  警示之四:對突發性的極端氣候災害要加大科研投入力度,提高預測預報的準確性。近年來,我國對自然災害的發生和演變規律研究已從中央層面給予了高度重視,但總體來說,科研經費和觀測設備的投入力度還非常有限,特別是地方層面一般比較關注災后的搶險救災工作,對災害本身的科學規律研究不太重視。實際上,突發性災害的發生一般都有一個累積的過程,研究和認識其演變的規律將有助于準確預測和預報災害發生的時間、規模、范圍和強度,為應急預案的制定和抗災減災提供堅實的科學依據。但災害演變規律的研究是一項非常基礎性的工作,需要長期的觀測和經費投入,不能指望一蹴而就,要避免急功近利式的短期行為,不能等到災害發生了才想起要加強預測預報工作,應從國家和地方層面制定針對自然災害的戰略性中長期科技規劃。
  

18选7今日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