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 理論研究 >> 領導專家理論文章 >> 正文
鄧偉志:建設一個研究型的參政黨
2010年6月19日
    

鄧偉志

  庚寅仲春,民進上海市委著手對社會組織進行調研。這是一件值得稱頌的行動。
  社會組織是治理當代社會的重要力量。有識之士把它稱作“第三部門”。要把社會建設得變革中有穩定,和諧中有活力,自然離不開政府主導,同時也少不了市場提供經濟支持,再就是更需要社會參與。幾何學告訴我們:三點方能成面,方能穩定。政府、市場、社會三者分工合作,是社會組織存在的基石。
  社會的事務要有社會參與。社會不參與,叫做“社會冷漠”。社會冷漠是很可怕的。隨著社會冷漠而來的是社會張力大。張力大到一定程度就會導致社會沖突。群體性事件就是社會沖突的一種表現。社會參與不能無序。而要有序,就一定要運用社會組織。無組織則無序。因此,人均社會組織的數量是衡量社會文明的尺度,是比GDP更為重要的幸福指標。民進上海市委瞄準社會組織這一個課題開展研究是有眼光的。
  政府主導只能是用政策、法規來引領、來主導。政府不應當也不可能做“萬能政府”,政府不應當也不可能做“直接政府”。自詡為萬能,既是運動員又當裁判員,一定是自討苦吃,自找麻煩;“直接政府”,把大小權力都集于一身,除了對“撈油水”提供方便以外,沒有任何益處,到頭來也是引火燒身,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強政府應當是強在會駕馭、發揮社會組織的作用上。民進作為參政黨,理應為政府排憂解難、出謀劃策。在當前,在發展和壯大社會組織上出謀劃策是抓住了關鍵,是最為有力的參政。如果能幫助政府從“萬能政府”、“直接政府”中解脫出來,才能保障政府成為服務型、法治型的政府,也只有促成政府騰出空間,社會組織才能在肥沃的土壤中茁壯成長。
  我相信,民進上海市委在完成這一課題中,也一定會在加強自身建設方面更上一層樓。現在人們都在響亮地談論建設學習型政黨、學習型行業。這無疑都是正確的。問題是:過去也“講學習”,為什么收效甚微呢?可見,我們還必須改革我們的學習,改革學習目的、方法和內容。做課題是改革學習的一個有效途徑。課題會逼著我們學習前人的成果,課題會逼著我們系統地而不是零碎的思考,課題還會逼著我們面向實際、面向基層、面向社會。邁開大步,朝群眾走來,活蹦亂跳的新鮮知識、新鮮見解就會撲面而來。
  調查是為了解決問題。對參政黨來說,調查報告會轉化為人大的議案、政協的提案,進而轉化為政府的決策。持之以恒,一個又一個課題做下去,學習型的參政黨就會在我們手建成,一個更高層次的“研究型”的參政黨也就在前面向我們招手了。

18选7今日开奖结果